极太网

精神病托管一年多少钱 精神病托管一年多少钱关于在我市创办精神病托管中心的建议 无处安放的负担

2018年01月14日 来源:精神病托管一年多少钱 大字体小字体

  院方精神病科“一床难求”

  由于精神科的特殊性,护士值夜班整夜不能休息,每间隔20分钟需要查一次房,遇到重症患者可能还要查的更勤。他们要注意患者是否捂着头部,会出现呼吸困难,注意个别患者有没有从床上掉下来,注意有的病情不稳定是不是还没有入睡,注意.............

  2、打造“平安义乌”和建立“和谐社会”的重要一环。浙江省发改委、民政厅在“浙江省社会福利发展‘十一五’规划”中指出:“大力发展社会福利事业是和谐重要内容”,“社会福利事业事关民生、涉及人民群众基本权益”,“有效联动基层精神病人工疗站(所)托养机构,把精神病人福利院建为精神病人收治、康复、工疗的枢纽”。

  “妈妈,你看,花花都开了,真好看。我摘一朵给妈妈戴上好不好?嘻嘻!”

  李主任一边安抚大娘的情绪,一边一脸严肃地对大敏说:“大敏,又惹你妈妈生气了,你要是再乱发脾气,乱丢东西,就把你关小黑屋,一天不给你饭吃。”

  一、省内及我市智力、精神残疾人安置方式

  义乌市精神卫生中心是一所精神病专科医院,现有职工109人,设住院床位160张,自从2010年6月初新病区投入使用,病人入住率迅猛增加,2010年门诊就诊48115人次,同比增长16.14%,2010年收治病人803人次,床位使用率112.78%。为了尝试精神病人托管工作,目前将已办理托养手续的21位精神病人中的十几位病人试托养在精神卫生中心,在治疗上除药物治疗外,辅之以工疗、农疗、娱疗等康复治疗。这些病人托养后,应该说为社会和家庭解决了部分困难,但由于医院是以治疗为目的,与真正的托养不管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以及效果上都有一定的差距,也达不到真正康复的目的。

  目前的状况是:病情严重,经常发作的精神病人由各地的精神病医院收治;病情稳定的智力、精神残疾人中很少一部分有自制力的残疾人由各街道社区建立的工疗站或福利工厂进行全托或半托式的管理。但由于功能有限以及经营不善、税收政策等原因,目前工疗站及福利工厂日趋萎缩。我省杭州市建立了第一家民间的托管中心——杭州仁爱托管中心,集教育、培训、康复、托管于一体,该托管中心目前托管着38名智力、精神残疾人。而省内绝大多数的智力、精神残疾人仍然依赖家庭供养,由家庭承担全部扶养责任。

  徐水盛安于1984年建院,以治疗精神病专科为主。凭借多年经验告诉您精神病的诊断和治疗过程是怎样的。

  不久前,也有个年轻人特意从温州赶到杭州,提出愿意承包这个托管中心,开出的月薪价码是6000元。老人笑笑,告诉对方,自己这个董事长的月薪是600元,几乎是义务在干活的。对方一听,头也不回就走了。

  “精神疾病治疗难、康复难、易反复,造成家属人力财力的巨大负担”——

  “李主任,你们可来了。”李大娘抹着眼泪说道,“大敏,又冲我发脾气,朝我丢东西,李主任您快给劝劝,告诉她,咱家没冰箱,隔夜的西瓜不能吃了,吃了会拉肚子,不是妈妈舍不得给她吃。”

  医护人员每天的工作除了基础护理之外,还要负责病人的卫生管理,吃、喝、排便都要帮扶,带领病人进行康复训练,通过手工、读报、讲故事等娱乐活动缓解病人心理上的不适,同时由于长久卧床,大多数病人行动懒散,胃肠活动缓慢,医护人员还自己编排了简易的锻炼操,带领病人“强身健体”。由于逢年过节是精神病人情绪起伏最大、病情易反复的关键期,每到别人亲人团聚的时候,这些医护人员都必须取消倒班,全员在岗。许多年来,陈雯已经记不清在家过春节是什么感觉了。

  精神病托管中心病人的一天活动日记(08-23)

  2、给社会治安带来了一大隐患。由于自制力较弱,发病时不辨是非,智力、精神残疾人一旦流落社会,容易对他人和自身的人身财产安全加以侵害。2002年,我市佛堂镇的精神病患者丁某,残忍地杀害了父亲。2010年7月,义乌上溪的精神分裂症病人余某某,将对她疼爱有加的母亲活活杀死。2010年11月,我市后宅一名退休老师被精神病患者推入路边3米左右高的水沟,后被活活殴打致死。

  四、创办精神病人托管(养)中心可行性和建议

  社区战战兢兢的“隐患”

  随着社会竞争压力增大,生活节奏加快,精神疾病发病率日益增高。尤其义乌是一个新兴的商业城市,外来人口多,人口密集,社会环境复杂,因而精神病防治工作任务艰巨,目前全市共有重性精神病人2000多人,由于精神卫生中心床位收治能力有限,平日只能应对重性精神病人的治疗,而轻型和重型康复期的病人被置之于系统管理之外,由此给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的监管压力。建议采取公办民办多种形式建立精神病托管中心,弥补普通急诊治疗方式的不足,实现精神疾病的半医院化治疗,达到巩固疗效的目的。

  1、智力、精神残疾人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不少智力、精神残疾人长年都被家庭成员关在家里,有的甚至铁链加身,长期不见天日,而且还经常受到家庭成员的歧视、虐待或者遗弃,任其自生自灭。因此连他们的基本生命权都无法得到保障,更不用说其他的教育、选举、就业等权利

  “这部分患者无法出院的原因,包括大部分家属不是直系亲属,没有义务照顾病人的生活;直系亲属也以身体、年龄等原因为由,表示没有监护能力。”从事精神病临床工作二十多年的陈雯告诉记者,后期康复体系的不健全造成很多患者反复住院,病患家属的重重顾虑和社会宽容度不够带来恢复期病人滞床现象普遍,精神病院成为患者们难以走出的“旋转门”。

  “精神病人的防治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急性期治疗、二层防护、社区康复机构相结合的‘金字塔’管理结构。”陈雯表示,作为金字塔的塔尖,不能完全依赖急性期治疗,更坚实的基础性工作应该建立数量更多的康复机构来完成,把精神病防治隐患减小到最小。

  求助治疗紧张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15年以来,张新芳放弃了工作,放弃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一心一意地照顾着女儿。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张新芳都要为女儿想到。说起这些年的心力交瘁,张新芳说自己也有过抱怨,抱怨上天为什么把好好的女儿变成了这样,也自责过,为什么一定要送女儿去重点中学。高瑜犯病严重时,她甚至想过跳楼。可是想到,要是没有自己,女儿就更没人管了,就只能选择继续煎熬。

  1、省市两级政府在残疾人关爱工程中予以大力支持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极太网 http://www.tj108.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