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太网

中国规划最好的城市 如何成世界城市?他为近50个中国城市规划后给出答案

2018年01月14日 来源:中国规划最好的城市 大字体小字体

  “如果沉下心去研究,规划得当,一切大城市病都能解决,没有什么好难的。”这是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所坚信的。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BBC专门撰文,文章标题就叫《新加坡50岁:从贫民窟到摩天大楼》,对刘太格所大力倡导的、也是闻名遐迩的“组屋”(公共住宅)系统评价颇高:这不只是房屋修建,这是一个国家的修建。

  最近20年,他把规划、建设、治理新加坡的经验和理念带到中国,并且已为近50个中国城市做过规划。眼下的中国城市规划,站在一个新关口,如同当年的新加坡,正努力完成“从无到有”向“从有到优”的转变。

  地平,地多,任性!中国环路最多的城市,后发优势

  上海的规划可以说是中国最具前瞻性的城市,能够将2500万之多的人口集中在几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实属不易,对比印度德里、开罗、墨西哥城等你就会发现,上海规划的先进性!

  根据新的到2030年的八纵八横高铁规划图,有四条甚至更多高铁通过的高铁节点城市分别为沈阳、天津、济南、石家庄、合肥、杭州、南京、郑州、武汉、长沙、重庆、贵阳、成都、西安、兰州、银川,从到中国核心区域经济地带的距离看,最有红利的城市分别是郑州、武汉,其次是济南、长沙等地,四小时左右到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

  刘太格:城市规划包罗万象,涉及方方面面,空间、经济、交通等等,规划处理的是一个综合问题。简单说,一个规划方案,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卫星镇,要用真功夫把动听的文字和数据变成合理的空间布局,最终落到一张蓝图上,并且方案中的每一条线,每一片颜色都能说清楚为什么。

  首先,建屋局具体职能是规划卫星镇,这个经验对规划师来说非常珍贵。这是一个从无做到有的过程,今天新加坡卫星镇的模式、内容以及它的宜居性,我想在世界上肯定排在前列。

  自贸君:明确了这个定义,您先后效力新加坡建屋局和重建局两个关键职能部门,也刚好是一个城市“从无到有再到优”的阶段转变。理念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其实,城市经济的发展跟每个居民的福利息息相关。

  刘太格感受得到这样的变化,他认为中国已经具备最适宜城市规划的环境,“现在要用心做的,一是把规划方案做好,二是规划法治化。”末了,他又叮嘱,“不要操之过急。”

  什么样的城市称得上世界城市?

  自贸君:对,现在都讲一张蓝图干到底。

  按照发达国家城市化发展的规律,中国已进入高速城镇化中后期,80%的经济总量来自城市,超过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未来这个数字则将超过70%。十九大以来,“美好生活”、“以人为本”、“和谐宜居”这样的词汇被反复提及。刘太格在新加坡办公室接受中国自贸试验区报道(微信公众号:zmsyqbd)采访时,千里之外的北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好闭幕,会议进一步强调了高质量发展。

  一只大鹏鸟和50只火鸡

  做完规划之后做建筑设计,公共住宅每一户、每一寸面积,如何充分利用都要有科学依据,然后再做施工监理、物业管理。那时我的工作一方面是规划师、建筑师,同时也是开发商,因为我们不仅做住宅,也做相关配套,商业、工业,学校,还有体育场馆,我们按规划条件选好土地之后,让政府的相关部门建设。

  自贸君:规划做出来,它的合理性怎么去论证?又怎么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

  当水泥森林拔地而起,城市不断扩张,生活空间遭到挤压,当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世界城市在多数人眼里似乎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或者自娱自乐的口号。

  如今全球很多城市的规划方案期限也只是15~25年,但我认为每个城市都应做一个长期的、整体性的规划。就好像写一本书,不能一章一章地写,写完第二章不知道第三章写什么,要有整体章法。如果一个城市,50年后会长成一只大鹏鸟,应该提早把整个大鹏鸟画出来,让它慢慢长大。如果只做短期规划,相当于画了50只火鸡,综合起来像,却并不是真的大鹏鸟。

  离开政府职位的刘太格依然是新加坡国宝级人物。79岁的他开始创业,公司名字是父亲当年用过的名字。他说明年就是标准的“80后”、“更年轻”,这个年龄创业是因为还有很多理念想传递,“规划师的终极目的是提升民族尊严,让世界不再盲目崇拜西方。”

  刘太格:一张蓝图干到底,是很关键。规划方案做得好,干到底当然是好事。在鼓励做远期规划的同时,我更想强调的是把规划本身做到位。

  所以,一方面我们的总规很严谨,声誉很高;第二,执行很严格,包括部长们都不能改;第三,不断征求意见(开发商、其他政府部门)。

  著名城市规划学家芒福德说,“大城市是人类至今创造的记忆最好的器官”。

  这个理念中国很多城市也在接受,比如西安、福州、昆明,人口是七八百万,我建议做一个50年~60年的规划,人口做到1200万左右,他们都接受了。

  城市的繁荣兴衰,记录着国家的发展足迹,且和经济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同时,城市又是一个复杂有机体,有着独一无二的脉络和肌理,包罗万象。它的不可逆性也决定了一旦“生病”,需要及早“治疗”。

  所以我要谈第二个问题,就是思想转变。在城市发展规划上,我更认为应该把握当下,而不是一味强调创新、面向未来。人们总说大城市病,如果把城市比做病人,规划师这个老中医要知道的不是未来,而是今天这个病人病在哪儿,什么是比较合理的治疗方法,怎样把他医好,怎么标本兼治。所以如果一个规划师要搞思想转变,重点应该是沉下去,了解城市居民基本生活上的功能需要,而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

  第二成都成都是一座千年古城,古城的发展一直是中国城市的老大难题,比如开封、洛阳等等受古城影响,城市发展束手束脚,而成都却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来自:腾讯楼市)

  编者按

  刘太格:人们称我是新加坡“规划之父”,我觉得夸张了,当时执政者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同时也是一代规划师的智慧。但有一点我可以不谦虚地说,从建屋局到重建局,就是长达几十年的学习。

  自贸君:新加坡是世人皆知的好城市,您的规划理念得到了证实。现在回过头来看,您理解、坚持的规划定义是什么?

  刘太格:建屋局是做中等规模的规划,到了重建局就是把过去所有东西融合起来,整体梳理。那时候我们做了一个“百年规划”,总规时间范围是从1991年到2091年,因为新加坡面积太小、人口太多,必须从长远考虑,现在想来依然是个好事。

  最高峰的时候有12位拥有社会学博士学位的专家帮我分析问题。每1、2个月,他们会对过去做错的地方进行分析、得出结论。所谓做错就是规划方面的缺陷、建筑平面布局的缺陷,以及还有哪些没有想到的好的理念,分析之后放到下一轮规划和建筑设计中。

  规划这门学问很抽象,中国有句话是自古文人相轻,现在是规划师相轻。规划师的理论,要在三四十年后才能看到效果,这也是规划的巨大挑战,经常是理论越“性感”,越动听,就越有号召力,越有人信奉。

  关于谁是中国经济的第四级,湖北与重庆、河南争夺激烈。湖北捆绑长江中游城市群,向国家申请明确武汉国家中心城市定位,而重庆则捆绑四川,推出成渝城市群,一个直辖市和一个大省组合,河南则联合河北、安徽部分城市,将中原城市群进行扩容。到底谁可率先胜出?目前,国家方面并未明确表态,这是一个好事,一旦表态,就会出现倾力扶持一个地方、而忽视其他地方的局面。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崛起,争议不大,但京津冀的崛起,却争议巨大,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北京和继起的天津滨海新区得到了国家太多的扶助,而这对其他地方是不公平的。用国家巨大财力砸出来的繁荣,和自我生长、具有造血功能的繁荣,有本质的区别。

  我们对话新加坡规划之父,试图找寻答案。

  自贸君:做这样一个长期规划,对主政者和规划师来讲应该都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所谓“真功夫”怎么练?

  规划没有什么好神秘的,道理都懂,但下真功夫很难。

  我甚至不许我的同事用“有灵活性”这几个字来形容规划,这句话就意味着可以随便改,我们是要根据一定的程序来调整。决定要调整的话,要给律政部同意后才行,修改后一公布就变成新的条规。

  刘太格:新加坡的规划方案是法律严格保护的,不许随意改变,执行也严格按照规划方案来。那时候我对方案的合理性有相当把握,所以比较敢严格执行。不过即使这样,每次政府部门或者开发商要申报开发项目的方案,我也会鼓励他们对规划条例提出需要修改的意见。几乎每个月,我都会收到5~7条意见,把它们提出来开会征求意见,合理的我们就修改。这个修改不是针对某个开发商或个体的需要,而是针对所有相关方的修改。

  为了改善城市的生态环境,提高民众的生活质量,外国兴起了一股建设海绵城市规划的热潮,出现了一些成功的案例,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研究

  这样整套的、不断改进的工作连续做了20年,学到不少功夫。很多人问我最得意的卫星镇是哪一个,当然是最新的那个,因为吸纳了好的主意,把过去的毛病都改掉了。但遗憾的是,一般的规划咨询公司的工作方式是把方案做完交给业主就不跟踪了,正确与否,不得而知。

  阅读时间:10分钟

  我们把城市比作病人,那么规划师就是一位老中医,望闻问切,找出病根,寻找治病良方。那么,在全球顶级规划大师眼里,世界城市长什么模样?这些成长中的城市到底是该带“病”坚持,还是刮骨疗毒,又或是换个战场?

  物业管理的优点就在于可以接收许多居民的埋怨。鼎盛的时候建屋局有15000人同时运转,责任重大。而我有一个小团队,包括工程师、建筑师,还有很重要的社会学家,一定要用社会学家的眼光看城市发展规划。

  数据报告显示,北上广深四大城市,准时回家(晚上6点-7点)的比例,分别为北京38%、深圳45%,广州44%,上海45%。其中,北京人下班后不回家的比例最高,而上海准点下班的比例最高。而在二三线城市,选择回家吃饭的人稍多,达到58%,但依然有42%的人在外应酬和玩乐。

  上海的人均预期寿命排名第一,为82.29岁。全国人均预期寿命为74.8岁,世界平均水平为70岁,而这35座城市,平均预期寿命为78.33岁。人均预期寿命受经济发展水平、医疗条件、教育质量、人口状况、环境质量、人口结构和地理位置等因素影响,先垫付后报销的医疗保险制度也可能会影响低收入人群获取医疗服务。

  正文字数:4718字

  大家喜欢新加坡,也是因为新加坡是按照大鹏鸟的规划方案来做的。当然这只大鹏鸟还在成长,新加坡人口已经突破570万,最近我提议做千万人的规划方案。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极太网 http://www.tj108.cn. All rights reserved.